心态炸裂

【胜出】逃跑可耻但有用(完结章,18)

太太啊啊啊啊啊!太棒了 !!

赤渊:

狗血,带球跑,注意避雷。前文戳这个lof


谢谢大家一路陪伴,今天正式完结啦


BGM-《White Sweet Love》jyA-Me(很好听的歌,请一定戳一下)


=================


《逃跑可耻但有用》


CP胜出


BY赤渊




*


 


爆豪会走掉的。他想。


门会被推开,他的幼驯染可能会因为震惊……而甚至忘了如平常般爆发。爆豪应该会立刻走掉,离开这个房间。爆豪的任务还在,他不会离开孤儿院,但至少爆豪会离他远远的,走到他即便伸出手,也再也触不到的地方。


他在恍惚中想着,他这么做是再糟糕不过的,也许他还来得及改口,把好不容易说出口的真心话,扭转成为一个像是胡说的玩笑之类。可是爆豪胜己那么聪明,应该早就明白了他真实的想法。他狼狈不堪,T恤上沾满自己的眼泪,他们的脊背还碰在一起。


但绿谷出久连呼吸都不会了,时间好像停滞着。


爆豪胜己转过身。


就在他还在愣神的时候,爆豪胜己用力按着他的肩膀——过高温度的躯体变得那么近,连着爆豪的眼睛也那么近,他的腥红瞳孔,里面是十多年来他一直看不穿的一切。爆豪的眉头在不那么亮的月色下微微锁着,他们的皮肤相碰触,爆豪的手指贴在他的脸颊,有些粗糙的高温熟悉又灼热,像是要把他烧伤。


他睁大眼睛。


意料之外、毫无征兆、像是做梦——


爆豪给了他一个吻。


就像几个月前、在庆功宴结束以后那样,那时候,将他按在地板上的醉酒的爆豪也是这样吻他。带着些孩子气的、充斥着占有欲的、他的幼驯染风格的、粗暴的一个吻。尖利的犬齿咬破他的嘴唇,带出殷红的血丝来,他没擦干净的眼泪就在唇边,在这个吻里,绿谷出久尝到了自己眼泪的味道。他的大脑一片空白,像断线一样忘记思考。掐着他肩膀的力度越来越大,爆豪的呼吸声就在咫尺,手指交错缠绕,眼皮颤抖,思维暂停。


他什么都不知道了,他只知道他眼前的人是爆豪胜己。


爆豪胜己结束了这个吻。


他在他的上方,是自上而下的征服者的位置。月光把他的幼驯染的肌肉线条勾勒出来,手臂上覆着浅浅的一层光。


爆豪胜己看着他。


他说不出话来,他只能做到看着对方的眼睛。


啊,他有些恍惚地心想,爆豪在那么认真地看着他。


“我找了你很久,找得烦躁的要命……能问的人我都问了,但没人告诉我。”


“我烦到想把你从哪个角落找出来揍一顿。我不明白,废久,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躲起来,就像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对我说实话,你懂吗?”


“我在来这里之前,就明白几个月前发生了什么,所有你隐瞒、撒谎、掩盖的东西,都被我想办法弄清楚。你这个人总是这样,废久,你总是想当然地在处理事情,你觉得你能一个人解决,你就擅自做主一个人逃掉了;你觉得不用告诉我,你就一直不愿意对我说实话;你觉得我会处理掉那个孩子,你就根本——完全不想让我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。”


“但这一切都是你的想当然,你没有来问过我的想法,懂吗?!”


他紧紧按着他的肩膀,眉头紧锁。他手上的力气一点点加大,像是要证实什么。他的语气带着浓浓的生气,但却是低沉的。他看着他。


爆豪胜己贴近他,死死凝视他。


“你根本就不知道……”他说:


“我从来都没有想过,要把那个孩子处理掉。”


 


他找不出一个词来。


明明平时自己一个人都能絮絮叨叨很久,但在这一刻,他确实觉得说不出话,也许面对这样的情况,什么词汇都是贫乏的。尤其是当他看着爆豪胜己的眼睛——这应该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眉眼了,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,他见证了眼前这个男生的成长。他看着爆豪长高,变强,看着他长出喉结来,骨骼抽长,拥有着少年人与成人之间的漂亮体型。脸颊青涩的圆润慢慢退去,多余的踌躇与软糯也被抛弃,下颔轮廓变得锋利,荷尔蒙让他慢慢地、又是无可阻挡地、像是刀锋般凛冽起来。


他看到爆豪在每一次大开大合粗暴中的细致,无论是战斗中还是生活中,他也记得他们一如既往的糟糕关系。看书或是看电视剧的时候,绿谷出久会想,没有幼驯染能像他们这样吧?无数次的回忆中,他很难找到双方都觉得愉快的记忆,不对等与不妥协成了十多年以来他们的关键词。他们的关系一直扭曲,夹在恶劣与淡漠之间,像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,随时要爆炸,把他们仅有的些许联系都在火光中焚烧殆尽。当知道了孩子的存在的那一刻,他心想,是不是更扭曲了呢?他或许再也看不到爆豪胜己对他发自内心地笑一笑,而他与他之间,也永远不可能,再有什么和谐的友情游戏了。


他们是朋友吗?是敌人吗?还是……?


明明是一起长大的人,他们这样——到底算什么呢?


而今晚开始,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。他第一次,在爆豪胜己的眼睛里,看见了不一样的选项。眼眶红肿,脸颊粘腻,他睁着眼睛,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瞳孔。爆豪胜己的眼睛里有什么呢?眼角有些上挑,腥红的眼眸里,此刻倒映的确实是他的影子,爆豪胜己的恼怒表情,爆豪胜己此刻的认真,还有爆豪胜己还触着他脖颈的手,高温的,带着另一个人温度的——


这或许是他一直以来没敢奢望的情绪,此刻却展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
“我……”


“你在哭什么?”爆豪胜己凶巴巴地问他。


好像贫穷小孩一直注视着的橱窗里的水晶玩偶,他只是看看而已,隔着橱窗,甚至不敢贴上自己的手。他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,有人把水晶玩偶丢在他的床上,扭过头说,这是给你的。


他真想哭,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下来,他伸手抹掉,不停地摇头。


“抱歉……”他说,“我太高兴了。”


爆豪胜己没出声。


于是,他有些紧张地伸出手。他受伤的手移动不便,但他努力地做了。在爆豪胜己略带惊讶的目光里,他艰难地抱了抱自己的幼驯染。


他的下巴撞在爆豪的肩膀上,有些疼。这么近,他听得到对方的心跳,爆豪的心跳很清晰,隔着胸腔,一下一下,传到耳朵里。


他有些忐忑不安。


爆豪抬起手,回抱了他。


 


*


 


加藤伊织歪着脖子看着他。


“我觉得。”他说,“我觉得绿谷老师你今天很开心。”


“啊……有吗?”他吃了一惊。绿谷出久四下看了看,爆豪不在,只有他和伊织站在这个走廊里。绿谷出久不知道自己是否将情绪表达得很明显,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于是伸手拍了拍加藤伊织的肩膀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
“就是有这种感觉。”加藤伊织握着他的手,“还会有人来抓我吗?”


“可能还会有。”绿谷出久实话实说,“但是没有关系,昨天那个大哥哥,你见过的,记得吗?他是很棒的英雄,这礼拜他会一直在这里呆着,有他在,就算有敌人,也会保护好你的。”


“很棒的英雄吗……”


“是的,他是我们学校很优秀的英……”


“可是我觉得绿谷老师也是很棒的英雄。”


绿谷出久心口一窒。


“我知道的,在医院的时候,是绿谷老师保护了我,你还因为我受了伤。”


“可是。”想起当时的场景,绿谷出久依旧觉得后怕,加藤伊织被敌人困住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,“可是,我并没有成功保护你,你还是被一个敌人差点带走。”


“我生病的时候,是绿谷老师一直把我带到医院的吧。”


“我没有睡着的时候,就感觉老师一直在我身边。”加藤伊织看着他,“绿谷老师陪了我很久,在这里也天天和我说话。我不觉得只有打架打赢的才是英雄。”


“对我来说。”他说,“绿谷老师就是很棒的英雄了。”


 


爆豪胜己接到追击任务,事务所说敌人的动向和据点已经查到了,还有两个残党。因为爆豪的个性更具有进攻性,比较适合追击,在下午的时候,由关冈英雄事务所的另一个保护类个性的职业英雄来替换了爆豪,负责贴身保护加藤伊织,守在孤儿院里。


加藤伊织和几个老师一起坐在房间里补课,绿谷出久站在孤儿院的宿舍楼门口,看见换了英雄服的爆豪,正站在工作用车边,准备出发。


从今天早上开始,他们各自忙碌。他在安抚孤儿院中孩子们的情绪、照顾他们,爆豪也有自己要处理的事情。这是他难得睡得安心的一晚,也许是因为爆豪在他身边,又也许是因为一直以来的重担终于放下。昨天太仓促的一切让他忘记上闹钟,等他醒来的时候,钟表指的时刻比平时晚了些。床铺上只有他一个人,爆豪胜己躺的那头床单皱巴巴,他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,还能感受到床单上未褪去的温热。他跳下床,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白色的便条,撕得很粗鲁,明显纸张来自他桌上的笔记本,上面是爆豪胜己的字迹。


“去吃早饭。”


绿谷出久看着上面的字迹,心中的情绪翻滚,他突然觉得高兴,高兴到想笑,又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。他最后走到桌边,把那张便条夹在自己布满密密麻麻字迹的笔记本里。


 


他突然往车边跑。


 


他已经跑不了太快了,身体素质每日都在变差,而他却觉得好像一切都变得明亮了起来。糟糕的事情都过去了,就像关冈日益怡人的天气,一切都会慢慢变好。宿舍楼离职业英雄的工作车距了几十米,就算是慢跑,他也跑得气喘吁吁。爆豪胜己听见脚步,把脑袋转过来,看见他跑得气喘的样子,脸色一下铁青。


爆豪胜己恼怒地抬起手。


绿谷出久知趣地闭上眼睛,觉得这下又要挨打了。


预计的疼痛没有出现。


他悄悄睁开一只眼,看见爆豪胜己伸回了手,脸色不好地盯着他。


“我觉得,呃,我是说,我可能……”他支支吾吾地说,“我如果帮得上小胜的忙的话……”


“你帮不上忙。”爆豪径直打断他,“你手还受伤着,只会拖我后腿。”


“哦……”意料之内的回答,也是标准的他的幼驯染的回答,他有些沮丧的垂下头。


爆豪撇了撇嘴:“你在这里就是最大的忙了。”


他没听懂。


“别让我工作的时候分心。”爆豪咬牙切齿。


这句他听懂了。


他又想笑,有什么温暖的情绪像要涌出来,把他围住。


职英前辈在工作车边叫爆豪。


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爆豪低低地问了一句。


问这句话的时候,他用穿着英雄服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。绿谷出久第一次——从爆豪胜己的脸上看见了这样别扭又不愿意启齿的样子,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充满了,什么柔软的、温热的事物充盈在他的脑海,好像溪水从石缝开口涌出,顺着石滩,流淌到柔软的牧草地。他顿悟原来那个暴躁、不可一世的天才爆豪胜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,而露出这样表情的原因竟然是自己。今天是个好天气,阳光照在孤儿院的大门,打磨光洁的石砖反射好看的光,从这个高处,能看见关冈最美丽的景色,山林翠绿掩映。


他突然就有勇气问出一个问题。


“我……”他看着爆豪胜己的眼睛。


那双猩红的眼睛与他对视,日光都汇聚在了这双他熟悉十余年的瞳孔里。


“小胜是有一点…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低,“喜欢我吗。”


爆豪沉默了几秒,然后一掌拍在他脑袋上,把他拍得一个踉跄,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前辈催得紧,爆豪胜己把他的头发揉得更乱,然后匆忙开车门。


“别乱跑,等我回来。”他说。


在事务所的车门关闭前,绿谷出久听见了一句话——低声,却清晰的,正好传到他耳朵里:


 


“我不亲我不喜欢的人。”


爆豪胜己说。


 


END




后记:


谢谢大家的陪伴,这是我写完的第一篇比较长的胜出。谢谢大家半夜等我更新,因为个人实习的关系,经常断更,谢谢大家一直等着我……qaq


新坑马上会开的,是一个ABO的胜出,患有严重厌O症的小胜,和唯一让他不会厌O的绿谷的故事。


《逃跑可耻但有用》全篇加番外都会收录在个人本《we found love》中,目前预售结束了,但会参加826的上海sp,余本会开启通贩


再次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!我就像出久爱爆豪那样爱你们。(你)



评论

热度(6344)